当前位置:首页 > 杏耀政府采购问答列表 > 查看问答
杏耀的舞蹈文案们在读文学时应该读什么?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30日 回答人数:2
时常有人问我,
作为广告人,应当怎样练习写作,
或者应当读些什么书才能提高写作功底。
在一个什么都讲究速成的年代,
我很想写一部速成秘籍,
后来发现功底这回事是不可以速成的。
所以,
这不是一份阅读清单,
它只是一篇关于阅读的思维建议。
在于构建文案们的行文修养而非文案技巧。


热心网友






二、曹操——被遗忘的伟大诗人

如果谈起中国文学的起源,恐怕要追溯到远古劳动时期。原始人在生产劳动的过程中,由于筋力的张弛和工具动用的配合,自然地发生劳动的呼声。这种呼声具有一定的规律之后,就产生了节奏。这种简单的节奏就是音乐,舞蹈的节拍和诗歌韵律的起源,在远古时代的村落中,每当春天到来,准备开始农耕之际,为了祈求丰盛的收成,要举行祭祀之类的活动,从中便产生了歌谣,这些歌谣就成了中国文学的源泉之一。

远古时期的歌谣和神话传说,在古籍中时有记载。据说是神农时代出现的《蜡辞》:“土,反其宅!水,归其壑!昆虫,毋作!草本,归其泽!”(《礼记•郊特牲》)这大约是一首农事祭歌,是一首具有明显咒语性质、带有浓厚巫术色彩的祝辞。

《诗经》,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作者佚名,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传为尹吉甫采集、孔子编订。先秦时期的文学的创作主体经历了由群体到个体的演变,《诗经》里的诗歌大都是群体的歌唱,从那时到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位诗人屈原出现,经过了数百年之久。

那个阶段的文学形态,一方面是文史哲不分,另一方面是诗乐舞结合,这种混沌的状态成为先秦的一大景观。所谓文史哲不分,是就散文这个领域而言,在讲先秦散文时我们无法排除《尚书》《左传》《国语》《战国策》等历史著作,也无法排除《周易》《老子》《论语》《孟子》、《庄子》等哲学著作,那时还没有纯文学的散文。至于诗歌,最初是和音乐、舞蹈结合在一起的, 《吕氏春秋》里记载的葛天氏之乐,以及《尚书•尧曲》里记载的“击石拊石, 百兽率舞”,都是例证。《诗经》《楚辞》中的许多诗歌也和乐舞有很大关系。《楚辞》中的《九歌》是用于佘祀的与乐舞配合的歌曲。在那个年代,也许《诗经》和《楚辞》就是当时的流行歌曲。而歌曲咏唱者多能以此抒情。

对于古代诗词的抒情表达,我们不得不提一位历史人物——曹操。余秋雨曾在《中国文脉》中这样评价曹操,说他是一位因为军事权谋的形象而被世人忽略的文学大家,这一点我深表认同。

且看,大家耳熟能详的大气磅礴的诗词
几乎全部出自他手: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难怪余秋雨在《丛林边的那一家》中这么写曹操:“曹操一心想做军事巨人和政治巨人而十分辛苦,却不太辛苦地成了文化巨人”
 
曹操的两个文学家儿子曹丕、曹植都是文学大家,当当网上关于曹操父子三人的《三曹诗集》早已卖到断货。
 


一般认为,中国古典文学以四大名著和唐诗宋词为主。唐代被称为诗的时代,宋代被称为词的时代。词源于民间,始于唐,兴于五代,盛于两宋。 

唐代的诗人多是供皇室及其统治者御用的工具和玩物。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李白曾受唐玄宗之邀为杨贵妃写下这首诗,但此后李白仕途却并不如愿,遂离开长安。电影《妖猫传》也曾提及这个故事。


宋代,皇帝个个爱词,大臣个个是词人,政治家范仲淹、王安石、司马光、苏轼等都是著名词人,女词人李清照也成为一代词宗,名垂千古。

所以整体看下来,无论是远古时代的歌谣还是后来的唐诗宋词,中国文学似乎都是在体现一种对内心情绪的表达和抒发。虽然《庄子》、《论语》是古代文学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是哲学巨著,但从整个中国文脉的历史长河而言,占比篇幅并不大。《论语》的儒家思想之所以在历史中分量较长有一半原因在于治国者的权利平衡意识,而非治国者的文学修养。这一点畅销书作者度阴山在其《知行合一王阳明》一书中也有所提及。





三、莎士比亚凭什么

西方文学中《伊利亚特》、《奥德赛》并称为荷马史诗,一般认为,这两部史诗的作者荷马是一位希腊盲人吟游诗人,荷马史诗透过他口述并被后人记录整理,是至今被记录最早的影响力最深远的希腊文学;而被称为欧洲艺术的中心人物莎士比亚,一生著有戏剧作品38部,以《哈姆雷特》最为出名;德国文豪虽然在年轻时著有《少年维特的烦恼》,但晚年创作《浮士德》才与但丁《神曲》等并成为欧洲四大名著。

我在年少时也曾阅读一些莎士比亚的书籍,当时一直没能理解莎士比亚的伟大。甚至在十二岁时看《麦克白》无法理解为什么明知宿命的归期却依然愿意粉身碎骨前行的心态,那最后葬送于命运之渊中的故事情节想表达什么?但这并不妨碍我后来再读莎士比亚。可能这就是经典的一种魅力吧。卡尔维诺在《为什么读经典》里也这样写着:“经典是每次重读都像初读那样带来发现的书,经典是即使我们初读也好像是在重温的书。”

一直到最近两年翻看过不同版本的译文,才发现原来西方语境的文学,要被翻译得很有味道实在是考验翻译者的文学功底的。比如你去查阅《十四行诗》的不同版本,你就会发现有些人这样翻译:“四十年后,她终于容颜衰老”,而有的人这样翻译:“当四十个寒冬围攻她的容颜”。



从文艺复兴末期开始,学术界对莎士比亚就好评如潮。他去世十几年后,大诗人弥尔顿在莎氏戏剧集第二对开本里刊印出如下诗句:“他,一个平民的儿子,登上艺术宝座;他创造了整个世界,加以统治。”伏尔泰虽然说莎士比亚像是喝醉了酒的野蛮人,却也叹服他“除了稀奇古怪的东西以外,还有一种无愧为最伟大的天才的崇高思想”。

除了托尔斯泰,19世纪的伟大诗人、小说家如雪莱、普希金、巴尔扎克、狄更斯、屠格涅夫等对莎士比亚几乎全都推崇备至,竞相仿效。

那么为什么莎士比亚的影响力如此巨大?

或许我们可以通过一些莎士比亚笔下的句子来寻找答案:

决心不过是记忆的奴隶 
它会根据你的记忆随意更改。

一个骄傲的人,结果总是在骄傲里毁灭了自己。

别和意志坚定的人争辩,因为他们可以改变事实!

人们往往用至诚的外表和虔敬的行动,掩饰一颗魔鬼般的心。

隐藏的忧伤如熄火之炉,能使心烧成灰烬。

新的火焰可以把旧的火焰扑灭;大的苦痛可以使小的苦痛减轻。

这些是戏剧《哈姆雷特》中的对白,充满着对人性的洞察,透过剧中人物的言辞对白表达出来。与角色在剧中的冲突联系在一起,串联成一部宏伟的史诗巨著。

再列举两个莎士比亚的句子:

外观往往和事物的本身完全不符,世人都容易为表面的装饰所欺骗。
《威尼斯商人》

在命运之书里,我们同在一行字之间
《罗密欧与朱丽叶》


我曾经看到一篇评论这样写道:
作为文艺复兴时代最伟大的人文主义作家,莎士比亚承袭着荷马的衣钵登上当时文学创作的峰巅。与此同时,莎士比亚又是一个对圣经相当了解的基督徒,见证了圣经文化如何渗入英国社会的伦理道德、文学艺术乃至日常生活的每个细胞之中。这为他汇融二希文化的精髓提供了必要的前提条件。正是在这种特定的语境中,他既满腔热情地弘扬希腊精神,肯定人的正当欲望,歌颂人性、青春和爱情;又真诚地张扬希伯来精神,由衷赞美高尚的道德和仁慈博爱理念,从而为人类文学宝库贡献出一部部既洋溢着现世欢乐,又引导人趋于崇高的戏剧精品。而惟其如此,他的剧作才进入世界文学经典的前列,闪耀出永恒的理想光辉,给人以无穷的审美享受。


我们不难发现,莎士比亚的戏剧里,充满了对人性的洞察智慧,然后通过戏剧的创作表达出来。创作戏剧的过程其实就是完成了一次理性到感性的创作。

另外,莎士比亚还是一位语言大师
有评论说莎士比亚创作的艺术特色可以归纳为如下几点:
第一,坚持现实主义创作原则,认为戏剧是反映人生的一面镜子。
第二,追求自然的表演理论,认为戏剧要真实,切忌过火。
第三,情节生动丰富,一个剧里常有几条交织在一起的复杂线索,悲喜剧因素结合在一起。
第四,塑造了一系列具有鲜明个性的艺术形象。如哈姆雷特、福斯塔夫。
第五,人物语言性格化,如哈姆雷特的话富有哲理和诗意,御前大臣波洛涅斯的语言矫揉造作,伊阿古的语言充满秽言秽语。据电子计算机统计,莎士比亚创作的词汇量有29066个。

因为我是一个广告人,所以总有人会问我对于广告的定义,比如广告是什么?
如果从创作的角度去看,
答案或者可以这样定义:广告是基于理性的感性表达!

感性表达是呈现的内容,理性则是创作根基和脉络。

所以这也就是我会经常建议我的同事朋友们多读读西方文学的主要原因,学的是思维方式,结构性。而读中国古典文学呢,可以帮助你更好的形成语感和意境营造。
热心网友


一,为什么是卡尔维诺

每当有人问我广告人应该读哪些文学书,
我的第一个回答都是:卡尔维诺的小小说《黑羊》

这篇我偶然在杂志上读到过的小小说《黑羊》全篇翻译成中文也就一千字,但却可以回味整整一生的小小说如下:

从前有个国家,里面人人是贼。 
一到傍晚,他们手持万能钥匙和遮光灯笼出门,走到邻居家里行窃。破晓时分,他们提着偷来的东西回到家里,总能发现自己家也失窃了。 
他们就这样幸福地居住在一起。没有不幸的人,因为每个人都从别人那里偷东西,别人又再从别人那里偷,依次下去,直到最后一个人去第一个窃贼家行窃。该国贸易也就不可避免地是买方和卖方的双向欺骗。政府是个向臣民行窃的犯罪机构,而臣民也仅对欺骗政府感兴趣。所以日子倒也平稳,没有富人和穷人。 
有一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没人知道--总之是有个诚实人到了该地定居。到晚上,他没有携袋提灯地出门,却呆在家里抽烟读小说。 
贼来了,见灯亮着,就没进去。 
这样持续了有一段时间。后来他们感到有必要向他挑明一下,纵使他想什么都不做地过日子,可他没理由妨碍别人做事。他天天晚上呆在家里,这就意味着有一户人家第二天没了口粮。 
诚实人感到他无力反抗这样的逻辑。从此他也像他们一样,晚上出门,次日早晨回家,但他不行窃。他是诚实的。对此,你是无能为力的。他走到远处的桥上,看河水打桥下流过。每次回家,他都会发现家里失窃了。 
不到一星期,诚实人就发现自己已经一文不名了;他家徒四壁,没任何东西可吃。但这不能算不了什么,因为那是他自己的错;不,问题是他的行为使其他人很不安。因为他让别人偷走了他的一切却不从别人那儿偷任何东西;这样总有人在黎明回家时,发现家里没被动过--那本该是由诚实人进去行窃的。不久以后,那些没有被偷过的人家发现他们比人家就富了,就不想再行窃了。更糟的是,那些跑到诚实人家里去行窃的人,总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因此他们就变穷了。 
同时,富起来的那些人和诚实人一样,养成了晚上去桥上的习惯,他们也看河水打桥下流过。这样,事态就更混乱了,因为这意味着更多的人在变富,也有更多的人在变穷。 
现在,那些富人发现,如果他们天天去桥上,他们很快也会变穷的。他们就想:“我们雇那些穷的去替我们行窃吧。”他们签下合同,敲定了工资和如何分成。自然,他们依然是贼,依然互相欺骗。但形势表明,富人是越来越富,穷人是越来越穷。 
有些人富裕得已经根本无须亲自行窃或雇人行窃就可保持富有。但一旦他们停止行窃的话,他们就会变穷,因为穷人会偷他们。因此他们又雇了穷人中的最穷者来帮助他们看守财富,以免遭穷人行窃,这就意味着要建立警察局和监狱。 
因此,在那诚实人出现后没几年,人们就不再谈什么偷盗或被偷盗了,而只说穷人和富人;但他们个个都还是贼。 
唯一诚实的只有开头的那个人,但他不久便死了,饿死的。


卡尔维诺对对社会形态的解剖能力以及寓言般的行文方式让我佩服。后来我又陆续读到卡尔维诺的《分成两半的子爵》,更是折服于他的想象力以及作品结构能力。

在这部小说《分成两半的子爵》中,卡尔维诺用荒诞的故事手法,讲述梅达尔多子爵在战争中被炮弹劈成两半,一半极恶,一半极善,恶的子爵处处行恶,善的子爵时时行善,善恶处于痛苦的对立冲突中,后因同时爱上少女帕梅拉,两个半身在决斗中受伤被缝合而重新获得了完整的身体的故事,向读者反映了人性分裂与善恶冲突的主题思想。

他像是位寓言家,哲学家,也是不用修辞的真正文学大师。


伊塔洛•卡尔维诺——意大利作家
于1985年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
却因于当年猝然去世而与该奖失之交臂。

曾有这样一段传言说,医生曾对其大脑进行过解剖并惊叹其大脑构造巧妙惊奇。

传言故事是否真实我们不用去深究,但卡尔维诺的行文方式的确值得我们思索和借鉴。

我曾经很好奇:他神奇的思维方式是怎样形成的?
关于这一点,在他的阅读评论集里我们似乎可以追寻出点缘由来:

卡尔维诺曾经有过两篇很典型的卡尔维诺式阅读笔记收录于他自己的评论集《为什么读经典》之中

一篇是《白骑士》,他是这么写的:

“西班牙第一部骑士故事《白骑士》的主人公蒂朗首次亮相时,正在马背上睡觉。那匹马在溪边停下来喝水,蒂朗醒来,看见溪边坐着一位白须隐士,正在读一本书。蒂朗告诉隐士,他打算进入骑士阶层,曾做过骑士的隐士便指点这位年轻人,骑士阶层有哪些规则……

从一开始,这部西班牙最早的骑士故事似乎就想警告我们,每一个这样的故事,都预先假定有一本事先存在的骑士书,而主人公必须读它,才能成为骑士:“骑士阶层的全部规则都写在这本书里。”我们可从这句话,得出许多结论,包括在骑士书之前,骑士精神是不存在的,甚至可以说骑士精神只存在于书中。难怪骑士品德的最后掌门人唐吉坷德,是一个完全通过书本来建构自己的存在和自己的世界的人物……”

还有一篇《《老实人》或关于叙述速度》
他是这么写的:

“今天《老实人》最令我们激赏的,并不是“哲理小说”,也不是它的讽刺,也不是逐渐显现的道德性和世界观;而是节奏。一系列不幸事故,惩罚和屠杀轻快地在书页上奔驰,从一章跳至另一章,不断分岔和繁殖,却不会煽起读者的任何情绪,而是使读者感到一种神采飞扬和野性的原始生命力。”


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出卡尔维诺是一位有着超强结构主义解剖思维的作家,即便是在阅读一篇小说的时候,他都会纵向思考这个故事的发展曲线,人物该以怎样的方式出场(他的衣着,神情和动作向读者传达怎样的信息),同时卡尔维诺也会横向思考,同一个时代,是不是在此之前“骑士精神是不存在的。”这是他发散思维的一种方式,也为他的荒诞风格的故事提供了更多的素材。他会考虑“节奏”,考虑阅读者的神经紧张松弛程度,这就像系列电影007:每一部007电影都有一位邦德女郎,而每20分钟枪战之后都会将情节进入到一个缓慢的节奏,这是同样的道理。而卡尔维诺写作的时候把这种节奏感都考虑到了。

我记得去年大约是在一次与中原地产的策划交流会上,有人问我:应该怎样培养创意思维?我当时的回答是:培养成良好的思维习惯——比如当我们看一部电影的时候,不妨多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思考,比如这部电影中的角色,故事情节如果不是这么发展,那么它的反方向可以发展到哪一步?如果故事情节在紧张的时候配的背景音乐不是惊悚而是俏皮式的又会有怎样的效果?这种推敲式的纵横思维方式,或许正是卡尔维诺想告诉我们的吧!